嘿西切长谷部

女攻控√
攻控,如果不是刀自己cp的话就是主×刀(也有可能压根和刀没关系了x)√
萌点:弱(指体力)攻/年下攻/矮(相对于受来说)攻/受宠攻√
一个除了脑洞一无是处的、画风比朵蜜还魔性、文风比巴拉拉小魔仙还多变的欧皇【比哈特】

友谊的小床说上就上

像个傻子一样忘记了放链接,现在补上!!!请接受过气边缘写手的猛虎落地式道歉!!!大家再爱我一次!【哀嚎】

——

一辆混更的破车(我都忘了多久没更新了(虽然心虚但还是插会腰吧

没有本垒啦。


http://telegra.ph/%E5%8F%8B%E8%B0%8A%E7%9A%84%E5%B0%8F%E5%BA%8A%E8%AF%B4%E4%B8%8A%E5%B0%B1%E4%B8%8A-04-19

2018-04-19

【两周年贺】当刀男真的来到了现世(1)

是这样的,虽然今天是我的审神者就任两周年纪念日,而且生日周也没有过,然而今天实在是丧气得不行,怕写周年特典之类的会出事,所以就写了个段子,权当一笑。
完整标题是《当刀男真的来到现世并且遭遇了刻薄大姨》,灵感来源于我这段时间在图书馆遭遇的磨难——整个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基本上都是超级凶的大妈。
重度OOC,甚至可能会出现角色崩坏的情况。
虽然没有特别的指出,但私设是以神宫寺千秋的本丸作为原型的。
顺序不定,想到谁写谁。可能还会有组合,只是想到梗的顺序,不代表他们在我心里的地位高低排序。
阅读时请自行脑补那种尖酸刻薄的大姨嗓。

秋田藤四郎的场合
“哟,这谁家的孩子啊?小小年纪...
2017-10-28

《有一个爱做家务的婶婶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打刀篇·上】

许久之前的那个家务婶的续篇!
因为嫌麻烦(喂)所以就直接用以前的简介啦2333
梗源 @寡人今年五百岁 太太的现代诗集x觉得十分有趣所以我也来写一个——当然,可能我写的就没那么好玩啦……总之设定是一个爱做家务的娇弱樱花婶(当然这只是表象)
  

泡温泉
的时候
包括御手杵之内的大家
都在
享受氤氲的
气氛
只有她在
温泉水里
煮鸡蛋
——歌仙兼定《虽说生鸡蛋也是可以吃的但是这种半生不熟的像□□一样的蛋白实在是太不风雅了》

就算
一定要洗
我的被被
也请
不要用手

会烂掉
——山姥切国広《就算我是仿品也是国広大师的第一杰作你不能这么对我再说了被被是真品被被是无辜的》

虽然我是挺喜欢脱的没错
但是如果
我的...

2017-10-21

原谅我孤陋寡闻,现在才看见巴形怼长谷部——简直大快人心啊哈哈哈哈哈哈(←最近已经变成了看见长谷部不痛快就高兴的家伙)
我现在非常excited,甚至想开辆车——咳别抱太大的希望,隔壁原创坑我还欠着一辆呢(。)

2017-10-09

这破游戏还得我自己当审神者(4)

※大量妄想设定,溯行军方面全靠脑补

※我不知道还流不流行了的穿越元素有,原创女审神者有

※废柴审神者,既不温柔也不帅气,人丑嘴不甜,长得磕碜还没钱

※一如既往的婶All向,对,这个“all”包括本丸的打刀以上和刀匠和溯行军打刀以上,刺激吗


在去某个被纪凌称为“新手村”的地方的路上,楚辞见到了一些血赤呼啦的场面——大体上是些刀剑付丧神被虐待的样子,都是她认识的,不过在某些微妙的地方却有了些差别。

“溯行军这边大部分人都有点不择手段的意思,一群疯子,你不要太放在心上。”认了师父后,纪凌的态度莫名地好了许多,过于知心的样子让楚辞感到浑身不自在。纪凌像是没注意到她的情绪似的,絮絮...

2017-09-29

这破游戏还得我自己当审神者(3)

※大量妄想设定,溯行军方面全靠脑补

※我不知道还流不流行了的穿越元素有,原创女审神者有

※废柴审神者,既不温柔也不帅气,人丑嘴不甜,长得磕碜还没钱

※一如既往的婶All向,对,这个“all”包括本丸的打刀以上和刀匠和溯行军打刀以上,刺激吗


签合同的时候,楚辞犹豫了一下:“那个……首先我非常感谢你为我准备了一份中文的合同,然后我能问一下我这里需要填真名吗?”她也看过不少同人小说,知道有个叫做“神隐”的设定。

纪凌仍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懒洋洋地抬了下眼皮,“哼”了一声:“现在都实名制的,你不知道么?放心,这份合同一式两份,只有你和我各自保存着,你的要是不想要了的话撕了也成,...

2017-09-29

这破游戏还得我自己当审神者(2)

※大量妄想设定,溯行军方面全靠脑补

※我不知道还流不流行了的穿越元素有,原创女审神者有

※废柴审神者,既不温柔也不帅气,人丑嘴不甜,长得磕碜还没钱

※一如既往的婶All向,对,这个“all”包括本丸的打刀以上和刀匠和溯行军打刀以上,刺激吗


现在,就现在,纪凌的身上裹着一层军大衣,脚上套着两只颜色不同的袜子,蓬乱的头发上还残留着一些薯片的碎渣儿,一双无神的大眼睛下面挂着两个浓浓的黑眼圈,微微翘起的嘴角边还沾着不知是昨晚还是今早吃的番茄酱,两条腿分开翘在桌子上,整个人陷进了真皮的宽大老板椅里面,时不时还转一转椅子,该露不该露的地方统统暴露在了楚辞的面前,而且还是全方位无死角的那...

2017-09-28

我想写个刀装单箭头婶婶的故事,你们看不看?短篇预定,肯定不超过三章,有三个人看我就写辣(借口,完全就是自己想写→_→)

占tag抱歉,过两天自删

2017-09-28

这破游戏还得我自己当审神者(1)

※大量妄想设定,溯行军方面全靠脑补

※我不知道还流不流行了的穿越元素有,原创女审神者有

※废柴审神者,既不温柔也不帅气,人丑嘴不甜,长得磕碜还没钱

※一如既往的婶All向,对,这个“all”包括本丸的打刀以上和刀匠和溯行军打刀以上,刺激吗


这个名字是看到贴吧里有个大佬试玩那个叫“刀剑演武”的山寨game的产物,哇那个游戏简直

其实应该是第一次尝试这种纯吐槽风的,如果有什么梗没玩到位啦或者完全get不到笑点的地方还请见谅


夏夜,有着和古文沾亲带故的风雅名字的楚辞像个抠脚大汉一样,盘着腿坐在床上,嘴里叼着一根草莓味的Pokey打游戏——其实她并不钟爱这种甜腻的味道,只是...

2017-09-28

审神者就任700日纪念

其实我不常搞什么纪念的,和谁,哪天相遇之类的事情大概也只能靠刀帐记得初始刀了。

但是今天,大概有半年没回来了吧,终于上线了的时候看见了说我好久没回来了的话,没有谴责,但是心更痛了(。)

翻翻战绩,发现已经700天了。

两年,没什么了不起的功绩,资源刚上十万,出阵未满两万,刀帐未满,连陪刀剑的时间都少得可怜。

但是……还是很高兴能认识你们啊。


2017-09-27
1 / 14

© 嘿西切长谷部 | Powered by LOFTER